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仁合公益与法律研究中心  (http://wofu.org/bbs/index.asp)
--  读书  (http://wofu.org/bbs/list.asp?boardid=10)
----  吴建民谈中国崛起与国民心态:要警惕"大国主义"思想  (http://wofu.org/bbs/dispbbs.asp?boardid=10&id=2375)

--  作者:黄献华律师
--  发布时间:2010-8-14 10:45:39
--  吴建民谈中国崛起与国民心态:要警惕"大国主义"思想

吴建民谈中国崛起与国民心态:要警惕"大国主义"思想
2010年08月14日 07:41:24  来源: 新京报

 

日前,中国前驻法大使、外交学院前院长吴建民做客山东卫视,做了一场题为“中国崛起与国民心态”的演讲。在演讲中,吴建民着重强调了天时地利人和三个因素是造就中国崛起的原因,并认为中国已经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心。本文摘编了吴建民演讲现场观众的提问部分。

    我不赞成提“中国模式”

    问:一个国家的兴衰和一个国家的自信有着联系,中国在崛起的时候应当具备什么精神?

    吴建民:我想我们应当有开放、包容、自信、平等的精神。

    邓小平曾总结,封闭导致落后,落后就要挨打,这总结了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经验。我们从汉唐到宋元朝,这个时候我们是相当开放的,中国历史上的强大,跟开放有很大关系,我们吸收了外来的好东西。研究历史的人告诉我,在唐朝的时候,做官的外国人有三千人。

    中国强盛起来,要警惕一种大国主义的思想,中国人的潜意识里有“想当头”的思想,我们搞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称北京是世界革命的中心,毛主席是世界革命的红司令。

    我们对于大国、小国要平等待人,见了大国不必矮三分,见了小国也不要趾高气扬,开放、包容、自信、平等,这是应当具有的心态。

 

问:面对西方文化的侵袭,中国该如何重建自信并重建中国文化?

    吴建民:我觉得你这个问题有点毛病,好像西方文化侵蚀了,我们现在应当反侵蚀。

    这个不能不分青红皂白。我们的开放错了吗?西方文化有没有好东西?好东西多得很。如果变成侵蚀反侵蚀,就又回到了过去的时期。

    西方文化是强势,因为他过去几百年走到人类的前列。我们慢慢也会走在人类的前列,但是有一个过程。但这不是一个排他的过程,如果排他,那要出问题。那我们在国外的留学生都不能回来,小孩不许吃麦当劳,如果吃了那就是汉奸卖国贼。

    走向封闭,中国又要垮下去。我觉得我们应当博采众家之长,你有好东西,我承认,我学习。现在的信息技术也是西方发明的,我们不学习行吗?

    问:有一本书叫《中国不高兴》,这本书的销售量有几十万册,书中鼓吹极端狭隘的民族主义,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吴建民:中国有极端狭隘的民族主义在上升。你看看我们党的历史,对于狭隘民族主义是批判的而不是纵容的。今天为什么这些东西会出来?我想出来是有它的背景的。你讲到一些书,我也看了一些书,他们还说中国要提尚武精神,中国要发展全世界最强大的军队。

    这些人为什么会有这些言论?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个方面,他没有看到世界的变化,还是旧的思想,如果按照旧的思想这样,中国会出大毛病。他没有看到世界上有两股潮流,第一股潮流是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但是,这个世界是从旧世界过来的,还有一股代表旧世界的潮流,就是冷战、对抗、冲突。这两股潮流在世界上都有,有人往往看到冷战、对抗、冲突,就夸大,就认为世界上都是这股潮流,中国应当如何如何,这是一种错误。

    中国是小农经济的国家,曾经长期受“以阶级斗争为纲”思想的统治,这种思想对人们造成了很多影响。改革开放以后,我们没有时间清理这些思想对大家的影响,这些思想仍在起作用,极端民族主义就是这些东西的反映。

我觉得对这种言论,这种忽悠,大家要警惕。

    问:我记得还有一本书《中国没有榜样》,也是在强调中国有很独特的发展道路,还有一些学者提出了“中国模式”;但是另外有一些经济学家和思想家认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实际上和西方国家以前的发展,从经济规律以及经济发展所要求的制度和各个方面来说没有什么不一样,所以中国还应该在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方面作出进一步的努力。请问吴大使对此有什么看法?

    吴建民:说实在的,我不赞成提“中国模式”。

    我们国家是发展得很快,我们借鉴了世界上很多好东西。改革开放,就是要借鉴人类文明一切好的东西。但是中国这种特色,这种状况,世界上很少有其他国家是这样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是中国历史形成的,中国模式很重要的特点,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你说其他国家能复制吗?

    而且,我们面临好多问题,有一个现成的答案吗?没有,方向是有的,但我们还得“摸着石头过河”。

    “中国模式”不是中国人提出来的,有些人觉得,讲“中国模式”很鼓劲,但是中国在历史上图虚名、遭实祸的例子还少吗?那些极左的口号喊得震天响,给国家带来多大的危害?

    中国的变化,必须借鉴人类文明一切好的成果。

 

有些人觉得,讲“中国模式”很鼓劲,但是中国在历史上图虚名、遭实祸的例子还少吗?那些极左的口号喊得震天响,给国家带来多大的危害?

    有人往往看到冷战、对抗、冲突,就夸大,就认为世界上都是这股潮流,中国应当如何如何,这是一种错误。


--  作者:黄献华律师
--  发布时间:2010-8-14 10:47:46
--  吴建民:“吃亏”是一种扭曲的心态

吴建民:“吃亏”是一种扭曲的心态

 

问:何为真正的大国?对于崛起,甚至还有我们的复兴之路,怎么样来理解?我们国家被称作世界工厂,有很多廉价劳动力,有很多廉价资源,我觉得中国人一直是“被需要”,你怎么看?

    吴建民:我们国家虽然经济上有很大发展,但是跟其他国家比较还有很大的距离,特别是科技创新,应当说中国的差距很大。中央提出来要创新的强国,这个目标很正确,我们距离实现这个目标很有距离。

    但是你看自己的时候有一种倒霉的感觉,觉得我们中国吃亏了,老是看我们廉价劳动力被剥削。我们在价值链低端,这是事实。但是哪个国家能一下子走到高端?吃饭得一步一步吃,走路得一步一步走,一下子跳到上面行吗?中国搞了一个大跃进,是个什么结果?你看不到改革给中国带来的好处,说中国在吃亏,你有不吃亏的办法吗?还走过去自力更生的道路行吗?不行的。

    这种吃亏的心态是一种扭曲的心态,一种不自信的心态,一种觉得前途没有希望的表现,而且越走越糟。

    中国走在世界中心,是中国靠自己努力达到的结果,当然我们今天还有很大的距离,但是你所追求的大国、中央帝国,大家来朝贺,这是历史时代的概念,已经过去了。再回到历史,要走向歧途,走向灭亡。

    这种扭曲的心态,一种不正确的心态,看起来很爱国,实际上会把中国引向歧途。

 

 

 问:我们为什么总是处在国际舆论的风口浪尖上,比如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我们也是跟着这些国际舆论在走,什么时候我们可以有主导权?

    吴建民:这是国际传播的问题。

    几个方面的原因造成的,第一个原因,国际传播中,西方处于一个主导的地位。这个主导的地位不是今天形成的,是几百年形成的,我们的位置相对来说是弱的,这是现实,不是马上能够改变的。

    主导地位是一个方面,西方的媒体对中国有偏见也是一个原因,但是也不全都是偏见,西方媒体对于中国经济发展,对于中国崛起的状况,有一部分报道是符合实际的,这是一个事实,不是一盘漆黑。

    第三,我们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我们在走中国特色道路,跟他们很多东西不一样。西方世界长期处于世界中心地位,他一定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思想,你这样,他看不惯。但是看到发展趋势,他不能不承认你的存在,美国对中国的重视程度在上升,他很多重大问题在跟你会谈,这是一种现实的需要,后面是有中国崛起的背景。

    你说中国老是处在风口浪尖,那是你的一种看法,他提了一两个问题,你就说是风口浪尖,可能很多人都还不知道,哪有这么多风口浪尖?世界这么多问题呢。


--  作者:黄献华律师
--  发布时间:2010-8-14 10:49:16
--  吴建民:愤青没有什么可怕的

吴建民:愤青没有什么可怕的

 

 问:你说要改变这种状况,有很长的路线要走,为什么?

    吴建民:第一,我们的思维模式还是比较内向的模式,我们没有考虑对方。我们以为中国人讲的这个话,我们用的这个语汇,讲出来人家就听懂了,不一定。“三个代表”,外国人听不懂。“科学发展观”听得懂吗?也不懂。我们自己的语汇,人家不一定了解。

    第二,我跟赵启正同志合写了一本书《交流,使人生更美好》。我们中国人的套话很多,我们讲话喜欢从天气讲起,“春光明媚的时刻我来到美丽的巴黎”,这跟主题有什么关系?一个两个三个都是这种话套来套去,宝贵的时间被浪费了。

    第三,我觉得,在这个对外交流过程中,我们中国的主流文化构建有待努力。我刚才讲了,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非常稳定,为什么稳定?主流文化不变。可以改朝换代,主流文化不变。但是革命使主流文化受到了严重的冲击。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社会有些人道德底线没有了,什么坏事都敢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敢干,什么原因?我看就跟主流文化有待于构建有关系。

 

中国人能奉献给世界的是什么?在我看来,说到底最重要的奉献不是中国制造,是中华文化———这个有待于在座的诸位包括孩子们研究认识。主流文化的构建有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传统文化经过几千年来考验的好东西必须坚持和发扬;第二部分,从国外学的好东西必须发扬,不能排外;第三部分,共产党成立之后创立的好东西,必须加进来,形成一个新的中国的主流文化。这是中国对世界的贡献,有待于大家共同努力。

    问:我是大学生,现在我们的文化是有主流和非主流之分的,现在出现了很多的激进分子,比如说愤青,很多人把愤青当成很光荣的称号,我一直认为愤青很不明智,你怎么看这个问题?愤青的存在有没有它的合理性?愤青的存在对于舆论的监督到底有没有促进?

    吴建民:愤青出现一些过激的言论,我们也不必过多的批评。但是这一部分人过激的言论,如果进一步发展,对国家并没有很多好处。因为中国正在崛起,世界对中国的关注程度正在上升,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一些人把这些言论当成中国官方的言论,这个就对中国有了误解。

    但是我相信出现这些东西也没有什么可怕的,青年人都是这么走过来的,随着知识的增加会慢慢纠正。我对于这些青年人,从来不指责。我觉得青年人出现一些问题,怪我们这些年纪大的,青年人是无辜的。有些人喜欢忽悠,好像爱国得不得了,这是一种社会现象,我不是太喜欢。

 

第二,世界在变化,面临很多问题,中国社会也有好多问题,这些问题靠你们来解决,不要怨天尤人,批评这个,批评那个。你有权利进行批评,但是你想想,你把中国放在世界的范畴,中国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中国跟其他国家相比好多了,这是一个事实。所以我觉得,看到问题,不要伤心,不要泄气。我还是希望你们有个志向,就是为国家,为民族,给世界做点事情,你们能够做到这一点。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张弘